您现在的位置:安福新闻网 > 活力校园 >

真相丨美媒起底:美记者和政客联合炮制“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阴谋论”

文章来源: 作者:安福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6-14 14:01

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Grayzone)20日刊发题为《特朗普散播的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阴谋论如何被炮制》的文章,揭露了保守派记者是如何与美国政府打配合,企图将空穴来风的阴谋论“坐实”的全过程。

△“灰色地带”新闻网站报道截图

文章指出,这一系列操作和当年小布什政府散播“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过程如出一辙。报道称,“有关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阴谋论”,已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从一月下旬开始,美国媒体上零星出现这种论调,最近一篇文章由《华盛顿邮报》刊发,作者乔希·罗金则扮演着当年朱迪思·米勒(《纽约时报》记者朱迪思·米勒,曾散播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虚假消息)的角色。

当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过4万之际,特朗普总统的盟友们正把他们的反华舆论战推向一个新高度。他们试图将阴谋论坐实,指责中国生物研究实验室人为设计了新型冠状病毒。

文章回溯称,今年一月,右翼报纸《华盛顿时报》曾刊发了一则带有明显倾向的报道,但这则报道当时就遭到了主流媒体和科学家们的一致批驳。 

四月,特朗普政府发出了一个明显的暗示,于是福克斯新闻和《华盛顿邮报》便将这则报道重新包装,再次兜售给公众。 

尽管没有一家媒体发表过任何具体证据来支持这些观点,但这种论调逐渐在政界寻得市场,甚至一些特朗普的反对者也前所未有地站在了一起。

“灰色地带”指出,过去四年来,特朗普一直和他指称的“假新闻媒体”和“深层政府”角力,他们称特朗普和他的盟友存在通俄嫌疑。现如今,特朗普政府正采用同样的策略来激化与中国的冲突,借助匿名美国官员之口或几份可疑文件散布丑化中国的假新闻。白宫似乎希望制造与别国冲突的升级,来掩盖国内应对疫情的失败。

特朗普政府对这一阴谋论的运用,令人想起小布什政府与《纽约时报》记者朱迪思·米勒合作,散播“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虚假消息。当年,《纽约时报》的声望赋予其报道的“合法性”,使小布什政府得以跨越党派界限,向两党政治阶层兜售入侵伊拉克的主张。最后,事实表明米勒就是一个骗子,被判入狱,但由此引发的战乱却导致了成千上万美国军人在伊拉克丧生和大量伊拉克人的死亡。

如今,随着特朗普政府将反华舆论战提升到令人不安的新高度,《华盛顿邮报》的新保守主义专栏作家正在填补米勒的空白。

武汉实验室理论的怪诞起源

1月26日,一篇令人震惊的报道登上了《华盛顿时报》的页面。

△《华盛顿时报》报道截图

文章提出的所谓病毒起源的说法来自于一名以色列前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

这名所谓的专家宣称:“冠状病毒(特别是SARS)已经在该研究所进行了研究,并可能藏在其中。”他同时承认“没有证据或迹象表明发生了这种事情”。

不过,这篇文章很快就遭到多国科学家的一致驳斥。

3月17日,一个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研究者组成的研究小组在《自然》杂志发布文章称:“我们认为,任何基于实验室(合成新冠病毒)的说法都是不合理的......我们的分析清楚地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的产物,也不是能人为操纵的病毒。”

来自8个国家的27名公共卫生科学家3月也在《柳叶刀》医学杂志上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向中国的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人员表示支持,并强烈谴责有关阴谋论。信中明确指出,新冠病毒就像许多其他病原体一样,来源于自然界。

△《柳叶刀》医学杂志上签署的公开信

而起底1月26日《华盛顿时报》刊发的这篇报道,不难发现其险恶企图和不良居心。

文章作者是反华急先锋记者比尔·格茨(Bill Gertz),消息引用的来源是以色列前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的观点和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

肖汉姆目前是贝京-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员,长期持有右翼和极端观点。比如该中心此前曾喊话西方不要击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认为这个组织是打击叙利亚和伊朗的“有用工具”。

此外,这篇文章还援引了自由亚洲电台的一篇报道,暗示武汉病毒所可能是新冠疫情的源头。但该报没有提及的是,自由亚洲电台是美国在冷战期间创建的宣传机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建立的全球宣传网络的一部分。

“灰色地带”网站还指出,《华盛顿时报》的文章发布之后,《华盛顿邮报》曾发表长篇报道,援引多位病毒学家的话反驳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揭露“新冠病毒可能是生物武器”这一说法的荒谬。

休眠的阴谋论逐步转化为特朗普对华“文化论战”的核心

但是,4月初的一则消息,又将休眠的阴谋论翻了出来。

4月14日,《华盛顿邮报》刊登专栏作家乔什·罗金(Josh Rogin)的一篇文章,题为《美国国务院的一份电报警告武汉实验室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存在安全问题》。罗金称,这份美国驻华大使馆2018年1月的电报,是他无意中获得的。文章称,“(武汉)实验室正在进行关于蝙蝠冠状病毒及其向人类传播可能性的研究,意味着可能会发生像SARS一样疫情大流行的风险”。虽然文章最后写道“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经过人为设计的” ,但全文充满暗示意味。

“灰色地带”指出,这篇文章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份由美国政府官员兜售、企图向中国施压的政府文件。随后,美国政客开始入场,推波助澜、全面抹黑。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4月15日,福克斯新闻通讯员布雷特·拜尔(Bret Baier)发表了一篇观点相似的文章,文中写道:“人们越来越相信新冠病毒的暴发可能源于武汉的实验室……”

与罗金一样,拜尔也没有提供具体证据来支持他的观点。

15日当晚,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在福克斯新闻台发表一场经过精心安排言辞激烈的长篇演说,要求中国政府为疫情的损失负责。

“灰色地带”称,科顿出场时机很微妙,表明他的办公室、特朗普政府和他们的媒体盟友正密切合作,将阴谋论兜售给公众。与此同时,反对特朗普的一些自由派政客和媒体也纷纷转发罗金的文章。

4月1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这种阴谋论“带到国际舞台”,要求中国允许专家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调查。

同一天,特朗普宣称,病毒是在武汉一家实验室制造的,“这似乎是有道理的”。

“灰色地带”指出,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6个月,在一场可怕的公共卫生危机可能让美国经济陷入萧条之际,这种边缘的阴谋论成为特朗普对华“文化论战”的核心。

报道认为,特朗普政府对这一阴谋论的运用,和当年小布什政府散播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虚假消息异曲同工。

美国国务院电报内容疑被偷换概念

“灰色地带”指出,罗金散布的所谓中国实验室存在安全隐患的说法,只是基于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的一句含糊其辞、不具科学判断的评论。更有甚者,这份电报的真正内容与《华盛顿邮报》耸人听闻的观点相悖。在这份文件中,美国官员强调的是武汉实验室进行的研究具有价值,也许能够预测和预防潜在的冠状病毒暴发。

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和免疫中心副研究员、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指责罗金对美国国务院电报的表述不准确,“偷梁换柱”地引用了一些话,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发推文质疑罗金的报道不负责任

“灰色地带”文章还指出,科学家们抨击罗金没有采访任何专家,而是依靠含糊其辞的影射来推动带有政治导向的话题。罗金依靠匿名的政府官员和冒牌“科学家”的猜测来支持自己的主张,甚至用“未经证实的理论”故意抹黑中国科学家,他引用《自然》杂志2015年一篇名为《实验制造杂交蝙蝠冠状病毒有风险》的文章,佐证其所谓的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带来的风险。

为此,《自然》杂志特意辟谣:“我们发现这篇文章的内容被人利用,拿去作为一项未经证实的理论的基础,但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被制造的’这一理论是真的。科学家们认为,动物才最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来源。”

△  《自然》杂志论文上的免责声明

犹他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家斯蒂芬·戈尔茨坦指责罗金的报道“存在多处科学漏洞”,依赖“无根据的影射”。 

4月17日,曼尼托巴大学的病毒病机学教授杰森·金德拉克在《福布斯》杂志上发表文章反驳了罗金的说法,称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从中国实验室泄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