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福新闻网 > 高层新闻 >

二十六载最好的时光——记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薛开明

文章来源: 作者:安福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9-10 13:40

□本报记者 刘丽萍、实习生 段训志

“我不是在最好的时光中遇见了你们,而是遇见了你们才给了我这段最好的时光。”这是电影《老师好》中的一句开场独白,道出了一位人民教师饱含的深情,也说出了遂川县戴家埔中心小学校长薛开明的心声。

他,26年来,扎根山区,用最好的时光默默地守候大山的孩子,用一颗赤子之心呵护着大山学子的求学梦。

他,呕心沥血,爱生如子,争取各种社会资源,将一所破旧不堪的学校建成了全市首批“美丽校园”,校园面貌焕然一新。

缘起:到父亲战斗过的地方去

带着两套换洗衣裳,提上被床单和棉被撑得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刚满19周岁的薛开明师范毕业,便走进教学生涯的第一站——遂川大汾鹿坑小学。

鹿坑小学只有一栋破旧的教学楼,5名老师,百来个学生。那时候,没有食堂,他就自己动手做饭;没有教师宿舍,他就寄宿在学校旁边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老祠堂里,用简陋的木板拼成床。昏暗的煤油灯下,空荡的古祠里,一摞又一摞的书,陪伴他度过了无数个寂静的夜晚。

一年后,应原校长的邀请,薛开明到大汾米岭村小任教。2005年,薛开明写了一封感人肺腑的申请信,希望县教育局能够把自己调到条件艰苦的戴家埔中心小学。最终,他如愿以偿。

戴家埔中心小学是真正意义的山区学校,距县城76公里,地处遂川县西部最偏远山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偏远的山区,薛开明与其有着深厚的渊源。

40年前,薛开明的父亲薛朝亨带队在戴家埔阡陌村进行新民兵第一次实弹演习。一位新民兵不慎将手榴弹倒扣在自己脚下,由于过于慌张竟然忘记了躲避,眼看“吱吱”冒烟的手榴弹即将爆炸,一场灾难就要发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薛朝亨一个箭步冲上去,用自己的身躯扑向手榴弹……民兵们安然无恙,可他却英勇牺牲了。

父亲的英雄事迹影响了薛开明的人生,也让他坚定了扎根戴家埔的决心。

奋进:让校园实现华丽蜕变

2012年初任校长时,面对学校重重困难,薛开明积极向上级主管部门争项目,不放弃每一个希望。他致力于改善校园环境,争资跑项、开源节流。

有一年,香港宣明会在遂川考察,确定了考察西部山区学校的时间。薛开明知道后,提前准备,以“住宿生张莉莉的一天”作为材料重点,汇报给宣明会考察组,最终他们以这个故事为原型材料在香港散发募捐宣传单,促成了为江西山区学校“饥饿八小时”活动,募得100万元。

一笔资金接着一笔资金募集,戴家埔中心小学的教学楼终于建好了。可是,操场和校园道路的泥泞还是一个问题。为此,薛开明抓住建校60周年的契机,举办了一场60周年建校文艺会演,诚挚地邀请所有校友和当地的一些企业家,在最动情的两个节目中间穿插校庆捐赠环节,募集到21万元。借着这笔资金,该校启动了校园运动场项目。

一步一个脚印,一天一个变化,戴家埔中心小学破茧成蝶,校园焕然一新。很多人回校参观时纷纷发出感叹:这是一个校园变化史上的“奇迹”。

关爱:注重孩子素质教育

“1+1”素质兴趣课是戴家埔中心小学一大特色和亮点。从2015年开始,该校已经连续3年因为素质教育工作出色受县局重点表彰,并在校长大会上作典型经验介绍。

开展“1+1”素质兴趣课的主要缘由是2013年某个同学在留守儿童信箱放的一张小纸条。那张小纸条上写的一句话让薛开明永远铭记着:“校长,我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是我可以学做个好人!”

从那天开始,他对老师的考核不只关注语文数学的平均分。“我发现不少文化考试成绩差的学生对这个美丽的校园并不是很喜欢,甚至不少孩子怕进校园,还有极个别学生是在家长打骂下甚至是被“捆”进教室上学的。”薛开明对记者说道。

孩子的那句话和家长面对孩子的无奈及粗暴深深地触动了薛开明的心。他开始寻找一些突破口,比如减化成绩分对教师的评价、倡导“爱”的教育、“1+1”素质课。

2013年下半年,薛开明开始摸索“1+1”素质课,当时遂川县只有戴家埔中心小学用这种方式开展学生的课外兴趣爱好特长训练。

“1+1”素质课包含了21个兴趣班,常年开课。每个星期二下午一至三年级学生练习体育特长、四至六年级练习艺术特长;每周星期四下午则反过来,保证了所有学生每周至少四个小时的训练量。

丰富多彩的创建素质教育特色活动为学生创设了“人人参与”的氛围,提供“人人表现”的机会,激发了“人人创新”的欲望,搭建了“人人表演”的舞台。如今,一朵朵艺术之花竞相绽放,芬芳满园。

2016年冬季的一个下午,有名学生悄悄地塞给薛开明一张图画纸,纸上画着美丽的彩虹,配着下面这句话:“谢谢校长,是“1+1”兴趣课,让我找到了更好的自己!”

收获:言传身教播撒希望

26年的言传身教,在大山学子的心里播下了一颗感恩的种子,刘小红就是其中一位。

2009年暑假,因为家境贫困,刘小红选择了让哥哥读高中,自己准备辍学去打工。薛开明得知这一消息后,冒着酷暑,跋涉两个小时的崎岖山路,来到海拔1600多米的阡陌村二棚组,对她家进行走访。随后,薛开明利用假期10多天的休息时间,没日没夜地收集整理她的资料,第一时间把她的家庭情况发布在中国麦田计划网站上。最终,在许多爱心人士的捐助下,刘小红回到了学校,而且还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主动回到家乡和薛开明一起为家乡的孩子服务。

“当老师感觉最甜的时候就是学生从内心感受老师的内心,他们从内心感受到你是真正爱他的时候,会报以无比尊重,无比敬爱。” 于薛开明而言,26年的教学生涯是甜的。

最甜的时候就是他忘记自己生日时,学生凌晨发来的生日信息;是他在连续工作感到疲倦时,办公室门缝下塞进的手画贺卡,上面写着:“老师,别太累了,我看到您整天在工作,好像饭都忘记了吃。”

最甜的时候是一个学生大年初一开着新车来拜年,说:老师,我年后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看看您;是接到学生的书信,上面写着:老师,我现在是一名真正的律师了……